|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无图版 |
 
 
 
网站公告  网站公告:

爱獒网,专业的爱獒人信息门户网站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爱獒网 » 獒人必读 » 藏獒交配 » 正文

教育部推荐必读书目 《第七条猎狗》之 藏獒渡魂(6)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6-27  浏览次数:7
核心提示:  在上期的故事中,雪山霸主雪豹将要捕获生性懦弱的红崖羊,雪豹能够得逞吗?这又和藏獒曼晃的命运有什么关系呢?一起来听今天

  在上期的故事中,雪山霸主雪豹将要捕获生性懦弱的红崖羊,雪豹能够得逞吗?这又和藏獒曼晃的命运有什么关系呢?一起来听今天的故事吧!

  出现在我视界内的那只红崖羊,皮毛鲜亮,四肢健全,咩叫声十分响亮,一看就知道是健康的成年红崖羊。它所处的位置,绝壁间石缝石沟纵横交错,对红崖羊来说是极有利的逃生地形。客观地说,这只红崖羊是遭遇险境而非绝境,只要立即扬蹄腾跳,是完全有可能化险为夷的。可它为什么见到雪豹不赶紧逃命,还要伸展头顶的犄角摆开角斗的架势来?羊与豹斗,鸡蛋砸石头,这也太不自量力了啊。

  我正在纳闷,跟在我身后的曼晃也发现岩上的红崖羊了,兴奋地吠叫起来。我想阻拦,但它根本就不听我的,仍杀气腾腾地扑蹿上去。

  一只张牙舞爪的雪豹,再加上一条穷凶极恶的藏獒,那只红崖羊即使有三头六臂也难以逃脱被撕烂咬碎的命运。

  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我从望远镜里看见,那只红崖羊浑身觳觫,羊眼恐惧得几乎要暴突出来,显示其内心的极度紧张,但却仍伫立在岩上,没有要退却逃窜的意思。

  这时候,红崖羊背后那丛长在石缝间的狗尾巴草,无风自动,腾地竖起一个毛茸茸的橘红色的东西。我定睛一看,是只小羊羔的脑袋。小羊羔身上还湿漉漉的,羊眼眯成一条缝,抖抖索索站立起来,但却站不稳,才站了几秒钟,又啪地摔倒下去,隐没在那丛狗尾巴草里。再看母崖羊,腹部几只乳房鼓鼓囊囊,就像吊在枝头成熟的香柚。我心头一亮,疑团刹那间解开了:原来这是只刚刚完成分娩的母羊!

  每一种哺乳动物都有自己独特的分娩方式。母红崖羊一般都会爬到最陡峭最隐秘的悬崖上去分娩,以减少因分娩时散发出来的血腥味而遭到猛兽袭击的危险。在母羊分娩的前后几个小时里,母羊处于最虚弱最无助最易受攻击的状态。在分娩过程中,母羊丧失了奔逃能力。当羊羔呱呱落地,危险骤然放大。羊羔身上浓烈的血腥味,极易引来嗅觉灵敏的食肉兽。羊羔出生后,约四十分钟至一个小时方能站立起来,跟随母羊行动。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时间段,也是生命最脆弱的阶段,这期间要是遇到凶猛的食肉兽,小羊羔毫无躲避能力,只能成为食肉兽唾手可得的美味佳肴。

  这是半山腰一座突兀的岩,有一半悬空,有一半连接陡壁,地势极为险峻。雪豹处在岩外侧,必须由低向高蹿跳,才能登上岩。岩形似蛤蟆,边缘浑圆,向外倾斜。很明显,雪豹之所以还没向母崖羊扑咬,主要是对这险峻的地形有所顾虑,担心万一跳上岩后立足未稳,母崖羊趁势用犄角顶撞,使它从岩上摔下百丈深渊。

  雪豹在岩下徘徊,寻找最佳蹿跳角度,挑选最佳进攻路线,谋划最佳扑咬方案,等待最佳出击时机。

  雪豹的腹部收得很紧,应了一句俗话:肚皮贴到脊梁骨。铜铃豹眼闪烁着饥饿的绿光,嘴角口涎滴答,一看就晓得是只食欲旺盛的饿豹。毫无疑问,这只雪豹绝不会知难而退,放弃这场猎杀。

  我知道,雪豹发起攻击只是个时间问题。虽然母崖羊占据地形优势,但力量相差太悬殊了,是不可能阻挡雪豹的。母崖羊只有两种选择,要么舍弃宝贝羊羔,要么母子同归于尽。

  从生存策略说,舍弃羊羔无疑是明智的选择,因为无论母崖羊是战是逃是生是死,都不可能保住羊羔性命,何必白白搭上自己的性命呢。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嘛。可我在望远镜里看得很清楚,母崖羊鼻子喷着粗气,摆开一副格斗的架势,没有任何犹豫和动摇。

  我随身带着一支左轮手枪,我只要朝雪豹头顶开一枪,刺耳的枪声和刺鼻的火药味,一定能把雪豹赶走,救母崖羊于倒悬。可我没这样做。我是个动物学家,野外考察最基本的原则就是尽量不去干预野生动物的正常生活。母崖羊坚强的母爱固然令人钦佩,但雪豹捉羊也属天经地义之举,我不该感情用事去改变它们的命运。

  就在我这么想时,曼晃与雪豹在岩前相遇了。曼晃猛烈咆哮,颈毛恣张,像只发怒的狮子。雪豹当然也不甘示弱,张牙舞爪,气势汹汹地吼叫。

  据我所知,藏獒虽然高大威猛,但与有高山霸主称号的雪豹相比,力量仍有差距。一般来说,两只藏獒才能制伏一只雪豹,倘若一对一地较量,藏獒很难与雪豹抗衡。

  雪豹杀气腾腾扑冲过来,血盆大口照准曼晃的狗头咬去。我想,面对像雪豹这样超级杀手的进攻,曼晃或许会知难而退,夹起尾巴溃逃。可我想错了,它真是一条罕见的猛犬,毫无惧色地迎上去,与雪豹咬成一团。豹吼狗嚎,尘土飞扬。

  藏獒毕竟不是雪豹的对手,两个回合下来,曼晃的脸被豹爪撕破了,背脊也被豹牙咬得狗血淋淋。雪豹嘴角塞满狗毛,攻势越来越猛烈。曼晃不得不跳出格斗圈,以躲避雪豹凌厉的攻击。雪豹衔尾追击。

  我注意到一个细节,曼晃虽然转身奔逃,但那根尾巴却仍竖得笔直。狗尾巴是狗情绪的晴雨表,兴奋、愤慨、恐惧、胆怯等情绪都会在尾巴上显示出来。假如曼晃因为恐惧而无心恋战,尾巴应该像条死蛇般垂挂在两胯之间;它尾巴竖得笔直,表明不是因伤痛而溃败,而是策略性避让,其内心仍斗志昂扬。

  雪豹在后面追了几步,便停了下来。穷寇勿追,对雪豹来说是很明智的做法。雪豹与藏獒格斗虽然略占上风,但并非占有压倒性的优势;如果一味纠缠厮咬,雪豹或许最终能将藏獒咬死,但却要冒自己也被咬伤或咬残的风险。对雪豹而言,没必要冒这种风险。只要能把竞争对手驱赶走,独享母崖羊和那只羊羔,就是大获全胜。

  雪豹朝曼晃背影吼了几嗓子,倏地一个转身,突然蹿高,跳上蛤蟆状岩。它起跳的位置十分理想,刚好是在母崖羊的侧面。等到母崖羊听到动静,拐动羊头摇晃犄角想来布防,已经迟了,雪豹已登上岩石。这时候,母崖羊还没完全丧失地形上的优势,雪豹站在岩边缘,母崖羊站在岩顶部,居高临下与雪豹对峙。

  母崖羊冲动地想用犄角抵撞雪豹,可又无法克制内心的恐惧,跃跃欲撞,却又不敢真的撞过来,站在那儿踌躇不前。

  雪豹虽然站在岩边缘,地势倾斜且背后就是百丈悬崖,但它具备锐利且能伸缩自如的趾爪,能在笔直的树干上上蹿下跳,能在陡峭的悬崖上如履平地,当然也就能稳稳当当地站立在岩上。雪豹眯着残忍的眼睛,身体屈蹲,一只前爪抓划地面,嚓嚓嚓,令人想起磨刀霍霍这个词,我当然晓得,它即将向面前的母崖羊发起攻击了。

  小朋友,今天的故事听完了,雪豹能够顺利地独享母崖羊吗?接下来又会发生些什么呢?请你来大胆想象,然后在留言区写下你的猜测吧!

 
 
[ 獒人必读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獒人必读
点击排行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