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无图版 |
 
 
 
网站公告  网站公告:

爱獒网,专业的爱獒人信息门户网站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爱獒网 » 獒人必读 » 藏獒交配 » 正文

390万天价獒王配种一次20万元(组图)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4-11  浏览次数:23
核心提示:  9月22日,因传说而蒙上神秘色彩的3匹“汗血宝马”在北京广场亮相,这种原产于土库曼斯坦的马目前在国际上的售价最高可达千万

  9月22日,因传说而蒙上神秘色彩的3匹“汗血宝马”在北京广场亮相,这种原产于土库曼斯坦的马目前在国际上的售价最高可达千万美元,让人瞠目。9月9日,身价390万元的东方神獒——中国“獒王”从青藏高原落户武汉。消息一出,一片哗然。

  同为大自然的恩赐,这些动物却何以能在人类世界卖出如此骇人的天价来?在天价背后,有着什么样的力量驱动?在“獒王”被成功拍下后,本报记者走近其刚扎根的武汉一藏獒园进行了深入探访。

  在由爱好引发的惊人天价背后,不为外人所知的动物产业经济利益链条正在缓慢成型。而藏獒,是目前最为疯狂的一链。

  9月19日清早,武汉郊区一个院落,饲养员黄俊正忙前忙后照顾他的藏獒们,一脸笑呵呵——自从“獒王”落户,每天都要接待很多访客。循声而去,登记、消毒,跨入藏獒的神秘“领地”,一股汗臭味、便臭味迎面扑来。听到有动静,不远处的藏獒叫得更凶。记者一进狗舍,几十条藏獒几乎同时跃起,隔着铁栅栏狂吼一气。

  一排安静独立的平房内,传说中价值390万元的中国“獒王”独居着。这时,六七个人正围着它,交头接耳。

  一路开车从北京到武汉的王庆生聚精会神地看着“獒王”,非常紧张。他养的母獒发情期快过了,能不能配种成功就看这一次了。六七个饲养员扶住“獒王”和被紧紧绑在椅子上的母獒,不时调整力度,帮它们摆正姿势。

  熬到配种结束,在场的人都长舒了一口气,尤其是王庆生。母獒每年只有一次发情期,根据年龄的不同,发情期的时间长短也不同,连獒主都难以掌握。每年9月到11月底是母獒发情期比较集中的时段,因此也是“獒王”比较繁忙的时期。自从“獒王”落户这里,几乎每天都有獒主领着自己养的母獒从全国各地来到武汉,踏破门槛地排队等候。

  “獒王”每隔30小时才可以交配一次。母獒发情期的集中和有限的优质种公獒资源两相对比,后者更显珍贵,更何况“獒王”还是纯种铁包金品系。据了解,目前“獒王”每次配种的价格有预约15万元,无预约20万元。

  “这个价格是我在网上征求过大家的意见定下来的,在行内并不算贵,而且不是好的母獒还不让配。”李福顺说。李福顺是武汉的一位民企老板,也是“獒王”的獒主。现在他每天要接待各地獒主,还要协调母獒配种的先后顺序。“有的人在母獒发情期最后一两天才过来,能照顾就照顾,否则人家就要再等一年。”

  总之,“獒王”在武汉平原的生活异常繁忙,却每天都在创造着巨大的经济价值。它为此也得到特殊回报——住专门的空调房,有两位饲养员照顾;它爱喝酸奶,李福顺为其配备两头奶牛,每天挤奶制成3公斤酸奶,同时喂食半公斤牛肉。与旁边“群情激昂”的兄弟们不同,独居的“獒王”很温驯。它在自己的“别墅”里散步晒太阳,偶尔伸出粉红色的舌头,露出舌尖上的天然胎记——一枚黑桃心。

  “獒王”是被李福顺从青海高原花390万元“请”回来的。成交的过程极具戏剧性,62岁的李福顺还差点为此送了命。

  “獒王”来自青海玉树。玉树对于有严重高原反应的李福顺来说是一个危险的地方,如今成了他的福地。

  7月25日是青海玉树州传统的康巴节,节庆活动上安排了玉树名獒展示会。挤进人群,李福顺看见了这届展会上的“獒王”——10条精品獒中排名第一。

  全场轰动,立即有人举牌喊出250万元。“价格越喊越高,参与的人越拍越多。”李福顺决定先回武汉,结果他失眠了。“我志在必得。”

  8月11日晚上6时,李福顺带上得力干将连夜直奔玉树。火车到甘肃天水已是12日下午。晚上有消息说“獒王”已被人买走,“我恨不得跳楼。”他连夜赶往西宁以确认虚实,一夜700公里的急行军——白天都要七八个小时的路,夜奔只花了6个半小时。一路是高山峭壁上的盘山公路,途中与一辆大货车错车时险些冲下山崖,大家一身冷汗半晌没人吱声。后来,消息证实“獒王”未卖出,李福顺终于在13日晚上赶到“獒王”主人索南培杰家。

  14日早上,小小的帐篷里已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人。现场开起了拍卖会,此时“獒王”已被拍到300多万元,獒主则将价格提到390万元。李福顺随即以390万元拍得“獒王”,并签订了协议。“随后,还有老板抬价到500万元、600万元,但为时已晚,李福顺成为了‘獒王’的新主人。”

  “很多老板都后悔不迭,大骂手下工作人员工作不力。”李福顺说,这次他安排了几个班子同时运作,有打探消息的,也有去游说别的老板不拍的。

  “獒王”交接那天,玉树州政府为“獒王”举行了一场万人迎送仪式。索南培杰一夜暴富。

  “以前他们住在破烂的敖包里,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现在一下子多了390万元。”李福顺说,玉树是藏獒发源地,全国的养獒人都盯住玉树。碰上一条好獒,交易金额高得难以预计。“许多老板开着奔驰、宝马过去,看到好獒直接把车给獒主,自己领着獒回家。”他说,390万元拍得“獒王”只是有文字记录拍卖价格最高的一次,早几年有比这高更多的价格。

  对于索南培杰来说,390万元可以让家庭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年他用凑来的钱买小“獒王”可以说是孤注一掷的冒险。“买的时候很好看,越长越难看,都以为看走眼了,谁知道终于越长越帅。”他的心情起伏很难描述,在藏区像他这样把养獒当作投资的藏民并不少,像他这样幸运的人却不多。“去10次才能碰上一条好獒。”

  王庆生是中国最早养獒的人,这个青海汉子总是对网上那些年少轻狂的人说:“我养獒时你还没听说过藏獒呢。”几年来,他几乎走遍了藏区,只为找好獒。现在只要他的车一到玉树,就立即有一大群藏民围上来邀请他去家里看獒。

  藏民的生活正因藏獒而改变。有一次王庆生在一个藏民家里看到了四五条好獒想买下来,没想到老藏民一口回绝,说把藏獒卖了不如杀了他。在藏民心里,藏獒是神犬,是家里的守护神,不能买卖。

  越来越多藏民开始养獒,是因为一个个一夜暴富的故事。对此李福顺有他自己的解释:“藏民们不去养牛羊了,也可以退牧还草。”

  圈子里,养獒的人互称“獒友”,凑一起可以聊上几个晚上。城市不能养獒,一般都在郊外找个院子每周去看两三次。

  “2005年左右藏獒的价格上升得很快。渠道少,叫价也高,几百万元的价格早有了。”除了买卖,藏獒业另一个利润来源就是配种。有行内人给李福顺算过,配种一次15万元,9月到11月即使不是每天一次,390万元也很快“回本”。

  也是从这一年起,受高额利润吸引的投资者蜂拥进入藏獒养殖产业,将市场价格及交易量冲至高点。最火爆时期,一条藏獒幼犬的市场价从1999年的2000元涨到6万元。平均每天拉萨机场向外地输出50条藏獒,西宁火车站平均每天有150条藏獒被运往外地。“一年里至少18万条藏獒从西北流向东部。”

  然而这个市场在滋生暴利的同时也制造着混乱——藏獒买卖都是獒主自己定价,没有专门的专家鉴定评判。李福顺第一次买獒就看走了眼,2005年花250万元买了80条獒,结果被卖家把好獒换成了坏獒,他却只能吃哑巴亏。这种地下买卖,没有任何保障可言。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有的獒主会给獒染色,有的会在配种时把公獒换掉,还有的花两三百元买来转手卖两三万元。“目前还没有有效措施可以制止这些情况发生。”

  李福顺说,市场混乱是因为“好獒少,根本不愁销,价格居高不下,而差獒就一点销路也没有”,他理想中的情况是像德国饲养牧羊犬一样,可以选择优良的基因和血统,繁育出好獒。

  在商业利益驱动下,藏獒被作为优良“父本”随意交配、任意买卖,如今已经面临退化和灭绝的危险。据统计,目前世界上有藏獒约30万条,但纯种藏獒已不足百条。“以前藏獒大量野生,根本理不清血缘关系。”

  王庆生也很担心这个问题。“现在我们养獒还是靠自然交合,生多少,什么品种,都是靠天收。”

  对于藏獒炒出天价,李福顺说:“不排除行业有泡沫,我们要用冷静的态度来看,要让价格回归正常。但藏獒的价格和德国牧羊犬比起来,还有很大的差距。”

  这次拍下“獒王”李福顺高调亮相,他身边一位朋友说,这是想引起关注,促使产业升级。李福顺的办公室里摆满了经济管理的书籍,他有一个“科技兴獒”计划——獒园将以几只有A级品质的藏獒为种獒,由联合国内外生殖遗传和基因学专家筛选优化藏獒血统,最终建立一个血统纯正、可追溯族谱的藏獒园。

  “目前我正和北京、甘肃的农业学校合作,出经费请他们研究藏獒课题。”李福顺说他下半生可能就干这件事了,目前双武獒园是华中地区最大的纯血统藏獒基地。“如果有一条特别优秀的纯种母獒过来配种,不收钱都让‘獒王’配种。”血统纯正成了另一种追求,对于藏獒会否因此失去野性,李福顺自己也承认可能会有这个问题。

  “你问我390万元值不值?‘獒王’是荣誉,是金钱不能买到的。”李福顺总结这单生意时说。采访中他还在不断地接到电线日开始的“獒王杯”全国象棋大赛做准备,并为28日“獒头”马俊仁的到来欣喜不已:“马俊仁要带2条母獒过来配种,你知道吗?他的獒以前从来不在外面配种的。”

  从普洱、兰花到藏獒,我们在新闻蓝页上已记录下好几个在市场里制造“疯狂”的主角。在最新的经济评论里,把这种疯狂的投资称为“瘾经济”,最大特色是暴利和混乱共生,机会与陷阱并存。

  到底是爱好还是利益促使人们花数百万元去买一个茶饼、一株兰花或一条藏獒?在圈子里肯定没有人会跟你承认是利益。我们也相信一切都是从爱好开始的,但是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总感觉有点变了味道。对藏獒更适合高原还是平原繁衍的质疑,在热衷收藏或获利的人们眼里,是根本无须考虑的问题。

  盛世兴收藏。在过热的经济社会里,小众的爱好演变为疯狂市场利润的先例屡见不鲜。从古董到茶叶,从植物到动物;现代人从自身的文化和作坊中越走越宽,终于跨到了自然界的动植物范畴。经济利益链条的魔力急剧而惊人,后果却无法预计。人类的狂欢,哪一天会演变成自然界的灾难?

  铁包金品系,种公獒,玉树纯种名獒“赤古”系列血统。压毛肩高74厘米,毛长30厘米,体长120厘米,胸围115厘米,体重180斤。

 
 
[ 獒人必读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獒人必读
点击排行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