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长篇《生命树》采用的是哈萨克生命树创世纪神话和西北汉族剪纸艺术中的生命树

 53bb5314N03cd2f32.jpg

今年9月我有幸参加中澳文学论坛,在西悉尼大学讲演时开场白就提到澳大利亚民族文学奠基人劳森。很多人都知道怀特、库切,还有《凯利帮真史》的作者彼得·凯里,知道劳森的人却不多。《劳森短篇小说集》我1981年秋天购于宝鸡一家旧书店,后来受劳森的影响写出第一本小说集《美丽奴羊》。在西悉尼大学还见到了澳大利亚女作家亚历克西斯·赖特,赖特的最新长篇《天鹅书》正在翻译成中文。有意思的是《天鹅书》与我的最新长篇《少女萨吾尔登》都写了天鹅,天鹅保护一个苦难的民族,保护灾难不断的男人们。据说古代印度香音国的飞天翻越喜马拉雅山昆仑山降临敦煌,逐渐由沉重的男身变成轻盈灵动翱翔蓝天的女神,到了唐朝飞天完全中国化达到顶峰。舞从敦煌来,进入长安成就了大唐乐舞,最典型的就是霓裳羽衣舞和胡旋舞,跳得最好的就是杨贵妃和安禄山。羽衣就是飘带,飞天最动人的就是飘带和手指的动作。20世纪80年代甘肃歌舞团的艺术家们根据敦煌壁画上的飞天创作了“手指舞”。17世纪从伏尔加河东归天山的卫拉特土尔扈特蒙古人把整个民族的遭遇全凝聚在萨吾尔登歌舞中,也主要是手指舞。其中的“少女萨吾尔登”一点也不亚于飞天歌舞,相比之下飞天过于悠游自在,飘飘欲仙,而萨吾尔登更接地气,沟通人与动物植物,人与宇宙天地万物血肉相连,轻盈灵动中有凝重的历史,有大漠烟尘。

我的长篇《生命树》采用的是哈萨克生命树创世纪神话和西北汉族剪纸艺术中的生命树,以对应基督教犹太教圣经中的生命树。我的《生命树》发表出版于2010年,美国电影《生命树》拍摄于2011年,2012年在中国放映,西方至今还没有一部以生命树为题的长篇小说。

文章来源:赫塔菲ued=http://www.n246.com/uedbettiyu/

本文链接地址:我的长篇《生命树》采用的是哈萨克生命树创世纪神话和西北汉族剪纸艺术中的生命树

文章页内容下广告位-后台主题配置内设置。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